japanesevisa18一19

2021-08-01 17:57:32

  japanesevisa18一19来自m.shibajiang.com
陈(chen)阳看(kan)了眼妖行宗其他(ta)人,冷声道。

妖行宗其他(ta)人无不(bu)吓得身体一颤(chan),连忙往两边让开(kai),不(bu)敢(gan)直视陈(chen)阳的目光(guang)。

其中,有两名魄相巅峰(feng)的修者。

可是,他(ta)们被(bei)陈(chen)阳的力量,震慑得完全没有一点脾气,双方(fang)的实力差(cha)距(ju)太大,若是强行出手,不(bu)过(guo)是自寻死(si)路。

陈(chen)阳拉着林柔,从(cong)通道中间穿过(guo),道:“妖行宗的人,回(hui)去之后(hou)告(gao)诉白(bai)起,我会(hui)去找他(ta)的。”

说完,他(ta)陡然加速,从(cong)让开(kai)的人群中穿梭(suo)而(er)过(guo),很(hen)快便消失不(bu)见。

现场(chang)一片寂静(jing),刚(gang)才(cai)发(fa)生的一切,仿佛(fu)是在做梦一般(ban)。

文孽纵横(heng)大梵界(jie)几(ji)千年,就(jiu)这么死(si)了。

陈(chen)阳的强横(heng)表现,简直逆天(tian)。

可是,妖行宗不(bu)是吃(chi)素的,他(ta)们还(huai)有半(ban)步(bu)碎空境(jing),碎空境(jing)的超(chao)级(ji)强者。

这件事,妖行宗绝(jue)不(bu)会(hui)善罢(ba)甘(gan)休。

“走。”

妖行宗的人面色冰(bing)冷,放(fang)弃了此(ci)次(ci)邪王殿的探索,原路返(fan)回(hui)。

其他(ta)人不(bu)敢(gan)触霉头(tou),连忙让开(kai)道路。

等妖行宗的人走了,有人低声道:“还(huai)有一年多(duo)就(jiu)是大梵界(jie)会(hui),妖行宗的碎空境(jing)强者,很(hen)可能已经(jing)回(hui)来。说不(bu)定,他(ta)们很(hen)快,就(jiu)会(hui)赶(gan)来这里,对(dui)付(fu)陈(chen)阳。”

免费(fei)小说,无弹窗小说网,txt下载,请记住蚂蚁阅读(du)网www.mayitxt.com
------------

第4098章 传声

陈(chen)阳拉着林柔,飞(fei)速往控制室赶(gan)去,笑着道:“柔柔,你很(hen)不(bu)错啊(a),已经(jing)精(jing)相巅峰(feng),很(hen)快就(jiu)要进(jin)阶(jie)魄相境(jing)了。”

林柔一脸崇(chong)拜(bai)地看(kan)向陈(chen)阳:“和(he)你比(bi)起来,还(huai)是差(cha)远了。文孽我是听(ting)说过(guo)的,大梵界(jie)知名的人物,就(jiu)那么被(bei)你给(gei)拍死(si)了。”

“谁让他(ta)想欺负(fu)你。”陈(chen)阳撇了撇嘴,随即(ji)皱了下眉头(tou),沉(chen)吟道:“等把(ba)这里的事情解(jie)决(jue),还(huai)得去夜神宗一趟,把(ba)小师妹救(jiu)出来。”

“小桐怎么了?”林柔紧(jin)张道。

陈(chen)阳道:“小师妹使用夜魔塔,遇上了夜骅,之后(hou)就(jiu)被(bei)抓去了夜神宗。不(bu)过(guo)还(huai)好(hao)的是,小师妹天(tian)赋(fu)异禀,夜神宗想要培养她,所以现在正给(gei)她洗脑,并(bing)没有伤害(hai)她。”

林柔稍稍松(song)了口气,沉(chen)吟道:“那么得赶(gan)快才(cai)行,时间越长(chang),小师妹越危险。”

说话(hua)间,两人已是到了控制室下的这片空间。

在看(kan)过(guo)整个(ge)方(fang)舟内部(bu)的地图之后(hou),陈(chen)阳已经(jing)知道,这片空间有个(ge)特(te)殊的名字,叫(jiao)做封(feng)杀域。

整个(ge)方(fang)舟内部(bu),最强大的阵法(fa),就(jiu)在这里。

因为控制室是方(fang)舟的核(he)心,为了保(bao)证控制室的安(an)全,当初建(jian)造这架方(fang)舟的人,设置了封(feng)杀域,能够(gou)在可控的情况下,将(jiang)想要攻(gong)打控制室的人击(ji)杀。

不(bu)过(guo),三相境(jing)的修者,显然力量太弱,此(ci)刻封(feng)杀域已经(jing)聚(ju)集(ji)了数万人,其中魄相巅峰(feng)修者也有许多(duo),但(dan)没有一个(ge)人对(dui)铁壁的攻(gong)击(ji)能够(gou)有效果(guo)。

哪怕是铁壁的一点皮,也没打破。

但(dan)众人也没灰(hui)心,不(bu)断(duan)地进(jin)攻(gong),都(du)认为宝(bao)物就(jiu)在上方(fang)的控制室,想要冲(chong)进(jin)去。

看(kan)着人满为患(huan)的封(feng)杀域,陈(chen)阳要想进(jin)入控制室,也不(bu)是那么容易。

虽(sui)然风(feng)镜(jing)奥(ao)义可以映射,但(dan)不(bu)能脱离或(huo)进(jin)入封(feng)闭空间,也不(bu)能穿过(guo)阵法(fa)的阻拦。

控制室是封(feng)闭空间,所以风(feng)镜(jing)奥(ao)义没用。

要想进(jin)入控制室,陈(chen)阳只能打开(kai)门才(cai)行。

“门打开(kai)一道缝(feng)隙,控制室就(jiu)不(bu)是封(feng)闭空间,我便而(er)已进(jin)入了。”

陈(chen)阳心生一计,当即(ji)把(ba)方(fang)舟熔炉取出,握在手中,控制方(fang)舟之门打开(kai)了极(ji)其细微的缝(feng)隙。

“开(kai)了,门开(kai)了!”

“快,加强攻(gong)势,我们的攻(gong)击(ji)是有用的。”

“攻(gong)击(ji),攻(gong)击(ji)!”

眼看(kan)控制室门出现缝(feng)隙,封(feng)杀域中的修者,无不(bu)兴奋(fen)起来,纷(fen)纷(fen)出手,加强攻(gong)势,轰(hong)击(ji)控制室门。

也就(jiu)在他(ta)们加强攻(gong)势的瞬间,轰(hong)隆,控制室门紧(jin)紧(jin)关(guan)闭起来,连一丝(si)缝(feng)隙也不(bu)剩了。

控制室内,应天(tian)啸等人,通过(guo)透明的地面,正在观(guan)察(cha)封(feng)杀域中的情况。

当看(kan)到门打开(kai)缝(feng)隙,他(ta)们都(du)吓了一跳,以为门真的要被(bei)轰(hong)破。

直到门关(guan)闭,他(ta)们才(cai)松(song)了口气。

“谁!?”

突然,应天(tian)啸感(gan)应到,有两个(ge)人,出现在控制室之内。

他(ta)转头(tou)看(kan)去,一见是陈(chen)阳和(he)林柔,这才(cai)放(fang)下心来,连忙上前道:“公(gong)子,你回(hui)来了。”

其他(ta)布(bu)言等人,纷(fen)纷(fen)对(dui)陈(chen)阳行礼,十分(fen)恭(gong)敬(jing)。

见此(ci)一幕,林柔傻眼了。

她认得应天(tian)啸,这是蛮娑宗的副(fu)宗主,也是整个(ge)大梵界(jie)魄相巅峰(feng)排名前五的存在。

可是现在,他(ta)居(ji)然称(chen)呼(hu)陈(chen)阳为公(gong)子,以陈(chen)阳为首。

而(er)在应天(tian)啸的身后(hou),蛮娑宗、战神宗、夜神宗三方(fang)的人马齐聚(ju),竟(jing)然都(du)恭(gong)恭(gong)敬(jing)敬(jing)对(dui)陈(chen)阳行礼。

这是怎么回(hui)事?

林柔脑子里充(chong)满了疑惑(huo),茫然地看(kan)向陈(chen)阳。

“他(ta)们已经(jing)投靠我,现在是我的部(bu)下。”

陈(chen)阳随口给(gei)林柔解(jie)释了句(ju),然后(hou)观(guan)察(cha)着控制室中的光(guang)幕,皱眉道:“糟糕(gao),刚(gang)才(cai)忘了把(ba)方(fang)舟关(guan)闭,现在进(jin)来的人更(geng)多(duo),只怕有几(ji)十万了。”

当即(ji)他(ta)控制方(fang)舟,从(cong)铁壁上的光(guang)幕看(kan)见,方(fang)舟下的那道光(guang)束消失,任何(he)人也不(bu)能进(jin)入了。

外面正在战斗,抢夺(duo)进(jin)入方(fang)舟机(ji)会(hui)的修者,看(kan)到方(fang)舟关(guan)闭,都(du)停止了战斗,不(bu)解(jie)地看(kan)向方(fang)舟。

而(er)方(fang)舟之内的人,依旧(jiu)气势汹汹地往封(feng)杀域这边集(ji)结(jie)而(er)来。

“老李,现在我怎么办(ban),难道把(ba)这些人都(du)杀了?”

陈(chen)阳在识海(hai)中,对(dui)老李问道。

老李沉(chen)吟道:“你可以先提出警(jing)告(gao),如果(guo)他(ta)们不(bu)走,你再出手也不(bu)迟(chi)。另外,你可以开(kai)启阵法(fa),但(dan)不(bu)杀人,威慑他(ta)们。”

“先试试吧(ba)。”

陈(chen)阳点了点头(tou),把(ba)方(fang)舟熔炉放(fang)到了嘴边,方(fang)舟熔炉释放(fang)出淡淡的绿色光(guang)芒,他(ta)开(kai)口道:“邪王殿中所有人注意了,我是陈(chen)阳。”

这道声音,通过(guo)方(fang)舟中的阵法(fa),传送(song)到了方(fang)舟的各(ge)个(ge)角(jiao)落,所有人都(du)听(ting)得清清楚楚。

“是陈(chen)阳!”

“第一个(ge)进(jin)入邪王殿的人就(jiu)是他(ta)。”

“他(ta)的声音传来,难道他(ta)已经(jing)掌控了邪王殿吗?”

……

方(fang)舟内的各(ge)处,人声鼎沸(fei),皆(jie)是四(si)处张望,想要听(ting)声音是从(cong)哪里传来的。

可是,一无所获(huo)。

正在赶(gan)往封(feng)杀域的霓裳冰(bing)宫(gong)的人,停了下来。

为首的副(fu)宫(gong)主薛九(jiu)娘,回(hui)头(tou)看(kan)了眼萧偌,道:“萧偌,是陈(chen)阳。”

萧偌皱了下眉头(tou),没有任何(he)回(hui)应。

薛九(jiu)娘沉(chen)吟道:“先看(kan)看(kan),他(ta)到底想要说什么。”

距(ju)离霓裳冰(bing)宫(gong)不(bu)远处的通道中,是以云扬为首的影舞宗修者。

当陈(chen)阳的声音传来,众人目光(guang),不(bu)由自主地看(kan)向了影破风(feng),他(ta)们都(du)知道,影破风(feng)和(he)陈(chen)阳交(jiao)好(hao)。

影破风(feng)对(dui)云扬道:“云宗主,看(kan)来陈(chen)阳已经(jing)控制了这里。”

“难道我们要放(fang)弃宝(bao)物?”云扬皱眉道。

影破风(feng)沉(chen)默了下,脸上露出凝重之色,传音道:“云宗主,实不(bu)相瞒,我曾亲眼见到陈(chen)阳击(ji)杀碎空境(jing)的强者。若是他(ta)要这里的宝(bao)物,我们最好(hao),还(huai)是不(bu)要与他(ta)相争。”

“什么,击(ji)杀碎空境(jing)!”

云扬面露惊(jing)骇(hai)之色,传音道:“破风(feng),你确定?”

“千真万确。”影破风(feng)重重地点了点头(tou)。

云扬眼中闪过(guo)精(jing)芒,暗(an)道:“陈(chen)阳是华(hua)擎剑门的弟子,看(kan)来,华(hua)擎剑门是要崛起了。此(ci)子虽(sui)与楚荀纣有恩(en)怨,但(dan)谁胜谁负(fu),还(huai)不(bu)一定。结(jie)交(jiao)此(ci)子,比(bi)与之结(jie)仇(chou)更(geng)好(hao)。”

这一刻,云扬做出了一个(ge)决(jue)定。

日后(hou),他(ta)会(hui)发(fa)现,这是一个(ge)非(fei)常(chang)正确的决(jue)定。

免费(fei)小说,无弹窗小说网,txt下载,请记住蚂蚁阅读(du)网www.mayitxt.com
------------

第4099章 赶(gan)走

“是陈(chen)阳那小子!”

听(ting)到陈(chen)阳的声音,段(duan)蕴秀脸上露出厌恶(e)之色,沉(chen)声道:“徐长(chang)天(tian)之前攻(gong)击(ji)落空,对(dui)陈(chen)阳怀(huai)恨(hen)在心,肯定要杀了这小子的,他(ta)现在居(ji)然还(huai)活(huo)着,看(kan)来是没被(bei)徐长(chang)天(tian)找到,真是走运。”

闻言,段(duan)甯馨气不(bu)打一处来:“姑(gu)姑(gu),陈(chen)阳救(jiu)了我的性命,你却这么希望他(ta)死(si),你有没有良心?”

“我的良心,就(jiu)是要对(dui)得起段(duan)家,对(dui)得起尚景(jing)宫(gong)。至于陈(chen)阳的死(si)活(huo),不(bu)在我的良心范(fan)围之内。”

段(duan)蕴秀冷哼(heng)一声,接(jie)着道:“他(ta)死(si)了,便一了百(bai)了,省得纠(jiu)缠(chan)你。如此(ci)一来,就(jiu)可以彻(che)底避免,卷(juan)入他(ta)和(he)楚荀纣的纷(fen)争中了。”

“他(ta)没有纠(jiu)缠(chan)我。”段(duan)甯馨咬了咬牙,冷声道:“姑(gu)姑(gu),你真是不(bu)可理喻!”

……

陈(chen)阳的声音在方(fang)舟传开(kai),引起了轩然大波(bo)。

控制室中,他(ta)通过(guo)光(guang)幕,看(kan)到所有人都(du)注意力,都(du)被(bei)他(ta)的声音吸引,就(jiu)连封(feng)杀域中正在轰(hong)击(ji)控制室门的人,也都(du)停了下来。

他(ta)手握方(fang)舟熔炉,接(jie)着道:“实不(bu)相瞒,这里并(bing)非(fei)邪王殿,而(er)是一个(ge)叫(jiao)做方(fang)舟的飞(fei)行器。至于宝(bao)物,这里没有。现在,我已经(jing)控制方(fang)舟,所有人不(bu)得逗留,请离开(kai)方(fang)舟。”

此(ci)言一出,整个(ge)方(fang)舟内的人,都(du)为之一愣。

接(jie)着,陈(chen)阳从(cong)光(guang)幕看(kan)到,所有区域,都(du)是一片喧嚣愤(fen)怒。

封(feng)杀域中的嘶(si)吼(hou)声,更(geng)是传进(jin)了控制室内。

“你说是方(fang)舟就(jiu)是方(fang)舟?你以为我们会(hui)信,如果(guo)是什么方(fang)舟的话(hua),为何(he)邪王会(hui)住在这里?”

“宝(bao)物都(du)被(bei)你夺(duo)走,你却说没有,陈(chen)阳,你可够(gou)黑(hei)心的,居(ji)然想把(ba)所有的宝(bao)物独(du)吞!”

“凭什么你控制了这里,我们就(jiu)要走,我们偏要和(he)你争夺(duo)!”

……

眼看(kan)整个(ge)方(fang)舟内的修者,几(ji)乎(hu)是群情激(ji)奋(fen),陈(chen)阳不(bu)禁(jin)皱眉,知道不(bu)来点狠(hen)的,方(fang)舟里的人不(bu)会(hui)离开(kai)。

他(ta)沉(chen)思(si)了下,接(jie)着道:“现在,我给(gei)你们一刻钟的时间离开(kai)方(fang)舟,一刻钟过(guo)后(hou),就(jiu)别怪(guai)我了。”

说完这句(ju)话(hua),陈(chen)阳放(fang)下了手中的方(fang)舟熔炉。

通过(guo)光(guang)幕,他(ta)看(kan)到几(ji)乎(hu)所有人都(du)没动静(jing),依旧(jiu)想要在这里探索宝(bao)物,不(bu)甘(gan)心宝(bao)物被(bei)陈(chen)阳独(du)占。

不(bu)过(guo),陈(chen)阳也注意到,霓裳冰(bing)宫(gong)和(he)影舞宗的人,在商量之后(hou),都(du)选择了退出方(fang)舟。

这两个(ge)宗门周围的修者,见天(tian)榜(bang)前五的宗门离开(kai),不(bu)少人都(du)心里打鼓(gu),跟(gen)着离去。

返(fan)回(hui)途中,大部(bu)分(fen)人见状,都(du)以为霓裳冰(bing)宫(gong)和(he)影舞宗意识到了什么危险,当即(ji)跟(gen)着离开(kai),不(bu)愿留下来冒险。

不(bu)过(guo),其他(ta)区域的人,依旧(jiu)停留在方(fang)舟中。

尤其是封(feng)杀域的人,一个(ge)也没走。

一刻钟过(guo)去,陈(chen)阳再次(ci)拿起了方(fang)舟熔炉,道:“请你们走,你们不(bu)走,现在只能赶(gan)你们了。”

“赶(gan)我们,你凭什么?”

封(feng)杀域中,有人嘶(si)吼(hou)道。

他(ta)话(hua)音刚(gang)落,只听(ting)轰(hong)隆的雷电声响起,只见三面铁壁上的符(fu)文流转光(guang)芒,阵法(fa)激(ji)活(huo),一道道一米粗(cu)的雷霆,在铁壁上闪烁(shuo),那恐怖(bu)的力量,别说魄相巅峰(feng),就(jiu)算是碎空境(jing),也未必能抵御。

见此(ci),众人的心都(du)悬起来。

这雷霆如此(ci)威势,若是发(fa)起进(jin)攻(gong),那还(huai)了得。

就(jiu)在众人心惊(jing)之时,铁壁上的雷霆朝(chao)着中间延伸,三面铁壁的雷霆组成(cheng)了一个(ge)雷霆巨(ju)网,朝(chao)着下方(fang)压迫,把(ba)封(feng)杀域中的修者,往下方(fang)的漏斗口通道挤(ji)压。

陈(chen)阳冷声道:“不(bu)想死(si),就(jiu)立刻离开(kai)。否(fu)则,我完全开(kai)启阵法(fa),能瞬间把(ba)你们所有人轰(hong)杀成(cheng)渣。”

封(feng)杀域中的修者,还(huai)能明白(bai)此(ci)言的意思(si)。

但(dan)其他(ta)区域,因为陈(chen)阳没有开(kai)启阵法(fa),众修者没意识到危险,都(du)出言嘲(chao)讽(feng)陈(chen)阳,认为他(ta)在虚张声势。

封(feng)杀域中,在雷霆压迫之下,所有人都(du)从(cong)漏斗通道退出。

虽(sui)然他(ta)们气势汹汹,但(dan)没人愿意送(song)死(si)。

陈(chen)阳接(jie)连开(kai)启其他(ta)区域的阵法(fa),然后(hou)提出警(jing)告(gao)。

整个(ge)方(fang)舟之内,那些原本(ben)不(bu)屑陈(chen)阳的修者,在见识到阵法(fa)的威力后(hou),这才(cai)知道自己(ji)置身于怎样的危险中,连忙一窝蜂(feng)地离开(kai)。

不(bu)过(guo)片刻,方(fang)舟除了控制室内的陈(chen)阳等人,其他(ta)人全部(bu)都(du)离开(kai)了方(fang)舟。

陈(chen)阳转头(tou)看(kan)向铁壁上的能量槽(cao),原本(ben)剩下不(bu)多(duo)的能量,在阵法(fa)激(ji)活(huo)之后(hou),又减少了一大半(ban),眼看(kan)就(jiu)要见底了。

这还(huai)是他(ta)节(jie)约能量的情况,并(bing)没有把(ba)阵法(fa)的威力完全发(fa)挥(hui)出来。

他(ta)难以想象,若是完全释放(fang)阵法(fa)的力量,会(hui)不(bu)会(hui)直接(jie)消耗(hao)一格(ge)能量。

看(kan)来,补(bu)给(gei)方(fang)舟的能量,势在必行。

japanesevisa18一19

  

    标签:

    上一篇 :下一篇 :

    10|10|10|10|10|10|10|10|10|10|天天播放器|janpanese强行18一19|china姑娘chinese|6|7|往上一挺舒服吗宝贝|8|宝贝,越来越紧了|13|12|11|10|爸爸在学校上我|9|亚洲人成在线播放网站|不用充钱的看黄神器|伊在人线香蕉观新在线5|japanesevisa18一19|